【Ebenji】当我们谈论ABO时我们在谈论什么

Four. Never Lose Your Rag

 

Susan Cooper 一直认为自己任职的公司是个很神奇的地方。说它没钱吧,在联邦是出了名的财大气粗。但说它员工福利好吧,某某计划和某某某计划下落不明的特工也不是一个两个(尽管公司对外都不承认这些)。据说Byer先生在那之后总要板着一张残念的脸,听Elaine三令五申让他不要再给新员工吃奇怪的小药片。

 

啊,公司的Alpha们还真是不容易。

 

不过,近几年外勤转内勤,或是内勤转外勤的风潮可不是什么CIA发起的计划。她也是参与这场流行的一员,在任务中深刻体会到作为一个Beta的...

【Ebenji】当我们谈论ABO时我们在谈论什么

Three. Promise


他感到对方格外迫切。


不只是因为门还没锁好Ethan就吻了过来,过程也比平时激烈很多。他隐约记得某次自己表示过喜欢粗暴一点的,但多数情况Ethan都还算温柔。


所以可能是什么,那个借口怎么说来着。


Alpha的易感期。


打开花洒,温水喷到脸上,他屏息看着打着转的泡沫从出水口流出去,里面还混了点淡淡的粉色。


其实他们保持身体关系有很长时间了,甚至比Hunley就任IMF部长的时间还要长。...


【Ebenji】当我们谈论ABO时我们在谈论什么

Two. Pheromone

「有些人对信息素的反应是单纯的气味,遇到这样的任务目标时,特定性别的特工通常就按照对方的喜好喷香水。


此外,AO相性研究表明,个人对个人的好感程度不同,对信息素的感受程度也不一样。但Alpha和Omega互相表白,他们往往会提到的一点是从一开始他们就觉得和对方相处很舒服。


这是很好理解的,因为这种物质会通过呼吸系统进入血管,直接刺激大脑,再因个体多巴胺水平的不同而产生各异的效果。」


——《信息素概论101》


“介意吗?”


“什么,没事。”Benji...

【Ebenji】当我们谈论ABO时我们在谈论什么



One. Gender Stereotype


“有没有一种可能……”


Benji正在给Ethan的眉毛贴医用胶布,视线下移一点看到那双绿眼睛正瞅着自己。他贴好一条,又伸手去拿下一条,漫不经心地问,“什么?”


“你知道的,就是某些文学作品里写的,有伪装成Alpha或者Beta的Omega。”


“Meaning?”


“所以,你是伪装成Beta的Omega吗……!”


Benji在Ethan说完之前用力把胶布按到那个伤口上,没事,Ethan...

©masuzuki | Powered by LOFTER